9/19/2015 月圓秋風起,欣逢“大笪地”

撰稿人:王斌
番攤食檔糖水鋪,
郎中藝人算命佬。
有講有唱有拗數,
有玩有食有得賭。

這一順口溜儼然就是一個上世紀香港“大笪地”的真實寫照。隨著時代的不斷進步,這種“平民夜總會”式的集市,早已退出了歷史舞台,只隱約存留在電影銀幕和絲絲懷舊的記憶中。沒想到在21世紀的今天,在波特蘭這個國際化大都市,這一古董版的“大笪地集市”竟又活生生地重現。

9月19晚上,位於82街旁的某個寬敞的大廳內燈火通明。牆上貼著的舊式的售藥、招租、請人等廣告,把人一下子拉回那個粵語長片中常見的時代。依牆而設的一個個攤位,也進一步彰顯了那個時代的特色:“九龍城番攤”和“移形換影”兩個賭檔並肩而立,既相互競爭,又互相享受成行成市的優勢。然而,這種優勢似乎仍是壓不住街對面的“發記海鮮檔”。不要被它的名字騙了,這裡面的魚蝦蟹都是印在紙上供人下注用的非賣品。也許覺得這個“看圖識字”的遊戲更簡單快捷。一圈的人圍在這裡,手拿著一疊“香港會封銀行”發行的銀票玩得不亦樂乎,驚呼聲嘆息聲此起彼伏,把攤主也忙了個滿頭大汗。對於不喜歡賭錢的人,旁邊這個叫“步步高升”的遊戲攤也可以很好的玩上一場。拿起洗碗用的海綿塊,想想自己每天吃飯十分鐘,洗碗半小時,多冤啊。再使勁把海綿塊向目標扔出去,隨著海綿塊消失在視線中,心中頓時有種“大仇已報”的釋放感。如果認為這個太費勁了,也好辦,不妨來坐在“大笪地影棚”裡,欣賞一部黑白古裝片,舒舒服服地懷懷舊。又或者,來到“秋燈語扇”這裡,和其他人一道凝神靜思猜燈謎,既應節也鍛煉腦筋,兼有防止帕金森症的功效。有誰剛和老闆頂了兩句心情不爽的,“百樂門歌廳”和“雲來歌壇”就再合適不過了,可以儘管在這裡放聲高歌,肆意發洩,直唱得如雲來似霧去嗓子啞了之後,心情就舒暢多了。而且,“雲來歌壇”還設有真人吉他伴奏,配上幻變的燈光效果和專業的音響設備,讓台上的人頓感自己便是積臣哥當娜姐,唱的時候不閉上眼睛扭幾下,便對不起台下的歌迷們。這邊廂唱得高興,一聲鑼響,那邊廂出來一幫跑江湖的買藝人,為師的一套虎虎生風的拳腳耍過之後。收賞錢的、賣大力丸的立馬出動,穿梭於人群之間。接著,輪到徒弟表演搞笑版的胸口碎大石,“錘”落“石”碎後,引來的不是嘖嘖稱奇,而是哄堂大笑。看累了,玩夠了,到這家由糖水皇后主持的名叫“甜到漏”的糖水店“充電”,就最適宜了。除了各種糖水之外,這裡還有馬豆糕、月餅等精緻小吃,實在是餐後絕佳的消遣去處。想當初在“大笪地”,這樣的糖水店,成就了多少少男少女的美好姻緣;為多少今天的爺爺奶奶,留下了一段甜蜜的回憶。

這個別開生面的“大笪地”集會,既不是港府重建計劃的一部分,也不是波特蘭市多元文化建設的一個項目。而是由俄勒岡香港會舉辦的一個“迎中秋,賀團圓”的聚會活動。為打破“吃飯喝茶加聊天”的傳統聚會模式,香港會理事會煞費苦心地設計了這樣一個有吃有玩的娛樂項目。儘管籌備這樣的項目所花的時間精力要幾倍於辦一個晚宴,但一幫理事和志願者們在會長陳笑芳的帶領下,克服重重困難,成功地再現了幾十年前的香港文化,讓會員們在異國他鄉,在一個“每逢佳節倍思親”的晚上,深深地體驗一番來自家鄉的親切感。

正所謂:
月圓復月殘,
歡盡人終散。
因何盼再聚?
濃情暖心間。